城市站点
> 特园、复旦大学旧址……在重庆,这些地方也值得一走
详细内容

特园、复旦大学旧址……在重庆,这些地方也值得一走

时间:2020-07-19     人气:262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微信公众号     作者:中国民主同盟微信公众号
概述:说到重庆,大家想到的打卡地可就多了——从单轨穿楼的李子坝、《千与千寻》现实版的洪崖洞,到波浪公路、屋顶公路、8D立交桥,再到双眼皮楼、百米倾斜大楼……这些魔幻的城市景观,在网友的助推下,让重庆频频登上热搜。......

1.jpg

说到重庆,大家想到的打卡地可就多了——从单轨穿楼的李子坝、《千与千寻》现实版的洪崖洞,到波浪公路、屋顶公路、8D立交桥,再到双眼皮楼、百米倾斜大楼……这些魔幻的城市景观,在网友的助推下,让重庆频频登上热搜。

其实,重庆之于民盟,亦是一个盟史重地。今天,小编就选取5家已经挂牌民盟传统教育基地的旧址,向大家略作介绍。如果您到重庆来,不妨也到这些地方走一走,重温民盟历史,实地体会民盟前辈们在风云跌宕中的坚持坚守。

特园

2.webp.jpg

特园原貌

“民主之家”——特园,位于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街道办事处,原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民盟中委、民盟重庆市支部主委鲜特生的公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统战教育基地。特园现存鲜英旧宅两处,建有中国民主同盟纪念碑、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和达观亭等,距离民盟总部旧址国府路300号约两百米。特园以其深厚的历史底蕴、丰富的教育资源以及毗邻周公馆、桂园的区位优势,吸引了包括重庆市内外盟员在内的广大群众前往参观。

特园是民盟诞生地,是民主政团同盟全国代表会议和民盟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即“一大”)会址,是张澜等民盟领导人在渝主要活动据点。国共谈判期间,毛泽东曾三次在此会见张澜。

3.webp.jpg

2007年,中国民主同盟成立纪念碑在特园旧址落成。

4.webp.jpg

2008年,以特园康庄为基础的特园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开馆。

2015年9月,民盟中央在此挂牌“中国民主同盟传统教育基地”。

歌乐山烈士陵园

5.webp.jpg

歌乐山烈士陵园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童家桥街道办事处,由烈士墓、陈列馆、白公馆、渣滓洞等组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接待游客过百万。

歌乐山烈士有盟员烈士墓(集体墓)、浮雕像、盟员烈士诗歌(石刻)、盟员烈士事迹图片以及由民盟市委设计建造、民盟中央原主席楚图南题词的“一一·二七”盟员烈士纪念碑。

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后,民盟走上了“群众性革命性的组织路线”,广大盟员以各种形式参加反蒋活动。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当局制造了“一一·二七”大惨案,一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被杀害,其中包括陈然、何雪松等27名盟员(含党盟交叉)。

6.webp.jpg

为了纪念盟员烈士,民盟重庆市委于1991年在歌乐山烈士陵园建立了“一一·二七”盟员烈士纪念碑。2015年11月27日,民盟中央在此挂牌“中国民主同盟传统教育基地”。

育才学校旧址

7.webp.jpg

育才学校旧址位于重庆市合川区草街街道办事处,由古圣寺、陶行知纪念馆(生平事迹图片以及塑像语录等)、逸少斋、夫子池等场馆组成,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重庆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8.webp.jpg

1939年,陶行知在古圣寺创办育才学校,招生对象主要为难童,聘请了翦伯赞、艾青、史良、戴爱莲等执教,分设了社会、文学等六个小组。育才学校坚持生活教育和战时教育理念,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学生。如今,“育才”这颗种子,已在祖国大江南北开花结果。

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曾担任民盟中央常委、民主教育委员会主任、民盟重庆市支部宣传部长。2016年1月19日,民盟中央在此挂牌“中国民主同盟传统教育基地”。

复旦大学旧址

9.webp.jpg

国立复旦大学旧址位于北碚区东阳街道夏坝,为1938年2月至1946年复旦大学办学旧址。旧址现存建筑登辉堂、寒冰墓等,内设复旦校史展览馆、陈望道生平事迹图片展等。现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抗战时期,复旦师生为躲避战乱西迁于此,在艰苦的条件下教学学习,开展各项救亡运动,使复旦成为大后方坚强的民主堡垒。陈望道、童第周等民盟前辈都曾在该校工作,黄炎培、史良等民盟领导人曾到该校宣传民盟主张。

10.webp.jpg

东阳街道创造路11号为陈望道旧居——“潜庐”。

民盟中央已在此挂牌中国民主同盟传统教育基地。

中华职业学校旧址

11.jpg

中华职业学校旧址位于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办事处,原为胡子移宅院。1939年至1943年期间,中华职业学校借用作为商科和会计科的教学分部。原址现建有中华职业教育社社史陈列馆,于学忠将军旧居,为全国统一战线传统教育基地、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1941年,中华职教社参与创立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3月19日,中华职教社主要创始人黄炎培被选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首任主席。办学期间,黄炎培曾多次来此研究校务和办学事宜,并为学生演讲。

民盟中央已在此挂牌中国民主同盟传统教育基地。

原标题:“网红”重庆,还有这些地方值得一走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今年长江流域入汛以来,防汛压力持续走高,汛情、洪水成了大家广泛关注的问题。一个已经是老生常谈的水文专业术语“N年一遇设计洪水”再一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百年一遇”“五十年一遇”,这样的词你一定不陌生,甚至可能疑惑:一辈子短短数十年,怎么总让我碰上?这篇小文,我们就来聊聊,关于“百年一遇设计洪水”的那些事。

    设计洪水是一个评价工程安全风险程度的概念。在工程设计阶段,工程确定规模要同时顾及工程安全和经济可行。对工程安全构成威胁的自然风险就包括了地震、暴风、雷电、暴雨、洪水等等。对于我们耳熟能详的水库、堤防、桥梁、码头等等工程来说,为了满足其功能和安全性,就需要使其能够抵御某一量级的洪水。

    直接修成金刚不坏之身?太贵。实惠先行?出了事故得不偿失。

    这时候,以设计标准定工程规模的思路就出现了。

    可问题又来了。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用洪水的历史排名来当做标准?这不是更直观吗?

    确实,在早期,水利工程规模是依据历史上实实在在出现过的大洪水加以计算处理作为设计洪水标准的。但历史太长,我们对洪水的观测又相对太短,于是人们开始用概率描述某一量级洪水出现的可能性(水文上习惯称频率),“N年一遇设计洪水”出现了。

    “N年一遇”是一个统计学概念,我们形象地称之为“重现期”,重现期的倒数P则叫做“设计频率”。

    如果把发生某一量级以上的洪水看做一个事件,“重现期”N则表示发生这一事件平均需要轮转的年数。当我们说“百年一遇设计洪水“的时候,实际上是说在很长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平均100年就可以发生1次不小于这一量级的洪水,这个“量级”可以是洪峰流量,也可以是洪量。

    重现期长,设计频率小,洪水量级大;重现期短,设计频率大,洪水量级小。

    需要注意的是,平均100年出现1次,并非每100年出现一次。怎么理解呢?我们回到重现期的倒数“设计频率”上来:

    百年一遇=设计频率为1%=每年出现的概率为1%。

    那么,每年都有0.01的可能性出现百年一遇设计洪水,在连续的100年中出现1次或1次以上百年一遇设计洪水的概率还是1%吗?

    原标题:科普 | 百年一遇?有生之年为何我遇到了好几次?

    阅读全文
  • 第1眼-重庆广电消息,受近期强降雨影响,长江重庆段迎入汛以来最大洪水。记者从长江寸滩水文站获悉,受连续降雨影响,截至7月18号上午11时,南滨路水位已达179.5米,距离警戒水位180.05米不到1米预计今天的水位将超过180.61米,超过警戒水位线。

    记者在南滨路烟雨公园看到,江水已漫上海棠溪码头,底层商户被洪水淹没。17日,工作人员已经有序组织低洼地带的商铺撤离,储存的货物早已搬到附近的临时安置点。

    为保障居民人身财产安全,南滨路管委会迅速发布汛情通告,宣布南滨路进入紧急防汛期,同时封锁烟雨公园下河出入口,安排专人警戒。

    第1眼-重庆广电记者 胡鉴,陈瑾昱 特约记者 杨君 林斌

    原标题:入汛来最大洪水今天通过主城 南滨路水位逼近警戒线

    阅读全文
  • 分享